当前位置: 主页 > 金刚经B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山西晚报

时间:2017-09-11 13:01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赵如才,1943年生,山西大学毕业,山西日报高级编辑,山西书法协会会员,曾任对联副主编,中国楹联学会会员。有专著《联海泛舟》。

  我在“”前就开始学习书法。但真正认真搞起来,还是在以后。当时,我开始有了点钱,很快就有点飘飘然的感觉。干什么能不飘飘然呢?我想到了书法。于是就狂热地写起来。1988-1998这十年间,我先后认识了卫俊秀和林鹏二位先生。他们我学习书法的正确之。从卫先生身上,我学到一个“大”字,心胸要大,气魄要大,格局要大。林先生经常说的一句古人的话,就是“古之学者为己,今之学者为人”。我理解这里的“为己”,就是搞书法只是为了提高自身的和陶冶自己的情操,而不是为了炫耀自己,装饰自己,给别人看。

  我的书法,走的是狂放的子,最傅山。为此,我曾连续3个月,每天从山西日骑自行车去太原河西的山西博物院参观傅山书法展。至于临帖读帖,确也下过不少功夫。

  经过多年努力,我在2010年前后,书写了近千幅书法作品,并陆续装裱出来。当时的想法,就是想搞个展览,能出本书最好。

  一个偶然的机会,我开始对《金刚经》感起兴趣来,并且一发而不可收,至今已抄183本,100多万字。

  抄经,一是可以练字,二是能让自己的心绪真正平静下来,重新冷静地思考一些问题。

  比如,原来很想搞展览、出书,后来逐渐把这事看淡了。需要说明的,是把展览、出书看淡了,但对书法并没有看淡,反而更认线本《金刚经》中就包括了真草隶篆四种书体,每个字都相当认真,广泛汲取古人精华。

  这里还要插几句,我在太原古玩市场还在府西街府西艺苑(后建成国贸大厦)时,就用相对便宜的价格买了大量的毛笔“手抄本”。内容五花八门,但毛笔字都写得相当老到。

  我为什么不可以走它们的子。把自己的书法作品“收藏”起来,不展览、不出书,让它们时间的漫长。倘若日后很多年,它们也能像我收藏的“手抄本”被人收藏,那是我最大的幸运。而如果它们被历史风吹雨打去,我也会平静接受这个结果。因为我写字的目的,无非是提高自己的,丰富自己的生活。这个目的我早已达到。我写的东西命运如何,已经同我没有太大关系了。

  我曾在上海《文汇报》上读到一篇莫言看书法的文章,他说,书家不能满足于抄抄唐诗宋词。他点中书界的要害。从读了这篇文章以后,我又将热情转到诗词的创作与书写上。好在,我过去是专攻对联出身,又曾将《全唐诗》中全部6000多副对句,一一写成毛笔书法。有这个基础,写起诗来并不困难,现已写的,加上以前写的,已有300来首,我准备认认真真把它们写成书法作品。

  喜欢了几十年书法,胆子越来越小了。看看古人的东西,像一座座高耸的山峰,认识它们尚且不易,更不用侈谈创新超越了。

  秋日的暖阳照进屋内,读读帖,写写字,神仙一样的光阴。我能在之初选择了书法,又在学有所成时淡然处之,真正做到悠悠闲闲玩书法,实乃人生一大幸事!

相关推荐